众所周知,更年期是个多事之秋,诸多症状影响个人生活、家庭和谐以及社会工作。在更年期人群中,有这样一批人,恼人的症状来得更早、更为猛烈和更为严重。这就是乳腺癌患者。他们可能非常年轻,多数需要接受抗雌激素的治疗。因为患上癌症、雌激素降低,生活质量明显下降。乳腺癌患者为何倍受更困扰女性患上乳腺癌的风险从30岁开始上升,40岁后急剧上升。一旦确诊乳腺癌,面临的必然是手术以及药物的辅助治疗。对疾病预后的担忧、对手术的恐惧和对生命强烈的渴望,必然在心理上掀起巨大的波澜,抑郁焦虑几乎是必然的。渡过了手术难关,紧接着可能是药物治疗。化疗药物的副作用,头发脱落、翻江倒海的消化道反应等,考验着人的躯体,也逼近人的心理极限。因为雌激素是导致乳腺癌的元凶之一,绝大部分的患者需要接受抗雌激素的治疗。乳腺癌细胞酷爱雌激素。得到雌激素的滋养,乳腺癌细胞则如鱼得水,茁壮成长。所以,无论是医生,还是患者,无不视雌激素为洪水猛兽。减少雌激素的产生、阻断雌激素的作用,成为术后的当务之急。固然,疾病得以控制,雌激素快速剥夺所带来影响也是非常明显的。调查表明,乳腺癌患者更年期显著提前,症状发生率是正常更年期妇女的6倍,程度也更为严重。所以,来自身体、心理和外界的多重作用,使得乳腺癌患者备受更年期煎熬。调整生活方式,减少症状困扰在日常生活当中,适当注意调整,能有效减少更年期症状的困扰。衣着方面,建议更年期妇女穿棉质、多层、开襟的衣服,既吸汗又易于穿脱,减少潮热带来的尴尬。夜间睡觉时,盖多层的薄被,感到热的时候,既容易掀掉被子,又不容易着凉。在饮食方面,宜用清淡的食物。辛辣、烫的食物容易诱发潮热,咖啡、热茶也是触发潮热的扳机。高脂饮食易于导致肥胖,过多的脂肪会把雄激素转变为雌激素,使人处于高雌激素状态,不利于乳腺癌的康复。当周围环境的温度在16度时,不容易发生潮热。开窗通风,保持室内凉爽,是减少潮热出汗的好方法。在手边备一杯凉白开,在潮热袭来时喝下,能减少热感。保持心情舒畅,遇事往乐观的方面多想,可以减少焦虑抑郁。深深的、平稳的呼吸,可以减少潮热带来的不适。不要拒绝性生活,有规律的性生活能够保持阴道的弹性,延缓生殖道的衰老

王先生,65岁,非小细胞肺癌,使用吉非替尼治疗了一段时间,疗效不明显。后做了基因检测,结果显示王先生的EGFR基因18、19、20、21号外显子未发生基因突变,对吉非替尼的敏感性差;EML4-ALK发生了基因重排,对克唑替尼治疗敏感,建议选择克唑替尼进行治疗,此后,王先生取得了比较显著的治疗效果。1.什么是靶向药物?靶向药物(targetedmedicine)是目前最先进的用于治疗癌症的药物,它与传统药物最大的不同就在于其作用机理上。常规化疗药物是通过对细胞的毒害发挥作用的,由于不能准确识别肿瘤细胞,因此在杀灭肿瘤细胞的同时也会殃及正常细胞,这就是化疗药物副作用的根源。而靶向药物是针对肿瘤基因开发的,它能够识别肿瘤细胞上由肿瘤细胞特有的基因所决定的特征性位点,通过与之结合,阻断肿瘤细胞内控制细胞生长、增殖的信号传导通路,从而杀灭肿瘤细胞、阻止其增殖。由于这样的特点,靶向药物不仅效果好,而且副作用要比常规的化疗方法小得多。使用靶向药物的治疗方法称为“靶向治疗”。向药物的特点决定了其尤其适合身体虚弱的、晚期患者使用,因为这类患者的身体状况无法承受化疗放疗带来的副作用(身体虚弱,副作用很可能会成为压垮患者的最后一根稻草),又不能通过手术对病灶进行清除(病灶已经发生扩散,很难彻底排查并切除)。2.靶药虽好,但也不是人人都能用靶向药物效果虽然好,但并非人人都有效,因为不同患者突变的基因有差异,他们体内突变的基因不同。一种靶向药物一般只针对一种常见的突变基因,但并非所有肿瘤患者就都是这个基因突变了,不同肿瘤、不同患者突变的基因不同,所以,如果可以选择靶向药物治疗,在治疗前首先进行针对相应的基因状态的检测尤为重要,否则有可能无效。不少患者“盲试”靶向药物,是不可取的。基因突变和靶向药物必须匹配,患者才能获益,否则不仅无效,还会耽误治疗时间,最后结果还不如化疗。3.基因检测,让靶向治疗更精准!肿瘤患者靶向治疗的疗效差异与患者体内的基因突变密切相关,肿瘤个体化用药基因检测即根据患者的检测结果与药物遗传学机理,为患者量身制定针对性的用药方案,提高用药准确性,最大程度的延长患者生存周期,实现“因人因时”的肿瘤个体化医疗。关于基因检测的关键问题患者需要检测哪些基因?比如,一般建议非鳞非小细胞肺癌患者,先检测EGFR基因,然后检测ALK基因,如果都没有突变,再考虑是否要检测别的基因。这套方案优点是相对便宜,满足多数患者需求;EGFR和ALK是东亚非鳞非小细胞肺癌患者中最常见的基因突变点,合计占非小细胞肺癌50%左右,在不吸烟女性患者中比例更高,并且有明确的靶向药物治疗方案,如果经济不宽裕,这套方案性价比更高。有研究表明:有些基因变异与靶向药物的疗效有直接的相关性,同种癌种患者、不同基因突变类型采用相同的药物治疗,治疗效果不一致,有的甚至出现毒副作用。因此,实施肿瘤个体化用药是医生和患者的最佳选择。4.关于靶向用药,我们不得不面对的一个问题晚期癌症患者在接受靶向治疗受益一段时间后,多数后来都得面对一个耐药性的问题,靶向治疗作为很多晚期癌症患者最后一丝希望,却因为耐药性的问题而再次抱憾。通常耐药性的分子靶向药物,它的原理是通过抑制肿瘤细胞的生长,最后由它自灭。各种特定分子靶向药物,都只是针对一种癌症细胞的单蛋白、单分子才起作用,所以说只能阻拦肿瘤细胞的一条通道而已。在出现耐药性之前,这一种肿瘤细胞的通路一直受到抑制,患者的病情也可以得到控制。这也就是为什么很多病人在服用靶向药物出现耐药性之前往往疗效都非常显著。令人遗憾的是,在这种药物阻拦肿瘤细胞生长的通道时,肿瘤细胞也在不断地自寻“生路”,选择其他通路配合自身的生长。久而久之,最终肿瘤细胞会“另辟蹊径”,分子靶向药物会失去作用,那时分子靶向药物再难以阻拦肿瘤细胞的发展,因而产生了耐药性。举个例子,使用易瑞沙的EGFR突变肺癌患者,平均一年左右会产生耐药性。其中一半患者是由于EGFR基因出现了新的T790M突变,如果二次基因检测发现了这种突变,可以使用奥希替尼。5.怎样进行靶向药物基因检测?经典的基因检测是通过分析肿瘤组织来完成的,组织来源主要是用手术过程中得到的肿瘤样品,或者是专门穿刺活检的样品。如果取不到肿瘤样品,还能做液体活检。液体活检是通过对血液中癌细胞的蛛丝马迹进行分析,判断癌症基因特性的黑科技,只需要抽血5~10ml。优点是无创、风险小、可以反复多次取样。许多患者会问:为什么血液里会有癌细胞和它的DNA?因为癌细胞不老实,喜欢到处跑,有时候会跑到血液循环里去。癌细胞生长速度快,有时会因为营养不足或缺氧等原因死亡,死亡的癌细胞破裂过程中,会导致一些有突变的DNA释放到血液循环里。许多基因检测公司综合利用基因检测技术,并经过SANGEN测序技术对重要关键结果进行直接测序验证,准确获得检测样本目标序列的基因序列信息。通过查询基因分子机理与靶向药物数据库、基因信息与药物效果数据库、基因信息与药物毒性数据库、基因信息与药物代谢数据库,根据样本基因信息分型结果,对药物的选择和使用提供基础信息,为临床大夫对患者的个性化治疗提供选择药物的信息基础

早期肺癌通过手术切除便能完成根治。而最让人头痛的是,当肺癌细胞跑至脑袋后,手术、化疗、放疗该如何选择呢?20%-65%肺癌患者会脑转移肺癌脑转移发生率明显高于黑色素瘤、乳腺癌、肾癌及结直肠癌,20%-65%的肺癌患者在病程中会发生脑转移,是脑转移性肿瘤中最常见的类型。与原发性的脑肿瘤不同的是,脑转移性肿瘤病灶一般较小,但转移病灶周围水肿现象较为严重。除此之外,患者可能会出现一些诸如咳嗽、咳痰、痰中带血、低热、胸痛、气闷等肺部症状。脑转移性肿瘤最致命的是颅内压的增高,常表现为头痛、呕吐和视神经乳头水肿。除这三个主征外,还可出现复视、黑朦、视力减退,头晕、淡漠、意识障碍、二便失禁、脉搏徐缓和血压增高等征象。症状常常呈持续性加重趋势,当转移瘤囊性变或瘤内卒中时可出现急性颅内压增高症状,甚至危及生命。转移性肿瘤也可手术治疗需要强调的是,从治疗原则上讲,肺癌脑转移患者的治疗应该在全身治疗的基础上,针对脑转移进行手术、全脑放疗、立体定向放射治疗、化疗和分子靶向治疗在内的多学科综合治疗。其目的是治疗转移病灶、改善患者症状、提高生活质量,最大程度地延长患者生存时间。若只是对原发病灶做一些放化疗,放任脑部转移灶不处理,我们认为是养虎为患的做法,终究一日,必被虎食。脑转移灶切除术作为最直接、有效的手段,在肺癌脑转移的治疗中一直保持着重要的地位。神经外科手术技术及辅助设备的发展,使得肺癌脑转移的患者有了更好的预后。有回顾性研究表明,如果患者的卡氏评分量表得分较高,在手术后可以获得一个明显的生存期的延长,手术患者和非手术患者治疗的生存期分别为14个月和6个月。可见手术治疗可以延长肺癌脑转移患者的生存期,提高患者的生存质量。较化疗、放疗等其他治疗方法,手术治疗有着其不可超越的优势。首先,手术可以第一时间解除肿瘤占位效应并减轻颅内压;其次,还可以减轻因组织压迫、坏死和静脉引流障碍而引起的脑水肿和中线移位,使激素的用量及使用周期大大降低;最后,手术治疗能够将肿瘤组织送检,得到准确的病理学诊断,评估前期放、化疗效果。手术根治需严守适应症手术是治疗肺癌脑转移的主要方法之一,但在临床工作中我们需要严守手术适应症。从转移性脑瘤的数目来看,脑内单发、部位适合、易于切除,且肿瘤或其水肿占位效应严重或导致脑积水的患者应首选手术切除。而对于那些虽是单发病灶,但对放、化疗较为敏感的病理类型,可不首选手术,但出现转移瘤或水肿体积大、颅内压失代偿、肿瘤卒中等濒临脑疝等危及生命症状的情况,应第一时间选择手术治疗,为下一步放、化疗争取时间和空间。当患者转移性脑肿瘤数目小于3个,且手术能完全切除时,临床上发现,这些患者术后能获得与单个病灶脑转移瘤患者一样的生存效果。如发现3个以上脑转移病灶治疗应首选全脑放疗或立体定向放射治疗,但如果出现肿瘤卒中、梗阻性脑积水等危及生命的情况时,我们建议应及时通过手术缓解颅内压。同时,转移性脑瘤是否能够手术还与肿瘤的大小及位置息息相关。肿瘤最大径大于3cm者,一般不适合放射治疗,宜首选手术;肿瘤最大径小于5mm,尤其位于脑深部宜首选放疗或化疗;如肿瘤最大径介于1-3cm,则根据全身状况、手术风险等综合评估来决定首选手术还是其它治疗方法。我们要清醒地认识到,手术不是解决肺癌脑转移的唯一手段,它只是增加了我们手中“斗癌”的一个法器。目前借助神经导航、术中功能定位等先进的神经外科技术,神经外科医生可以到达颅内任何一个部位,但脑深部或功能区转移性脑瘤手术的致残率总体上仍比浅表或非功能区的手术致残率高。因此,对位于脑干、丘脑、基底节的脑转移瘤原则上我们不推荐手术,医师应根据多学科综合讨论来评估、选择最佳的治疗方法,让患者有较好的生存获益。

网站地图xml地图